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我叫灵宝

第67章 出乎意料

我叫灵宝 如若世上有仙 4304 2022-01-12 10:1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叫灵宝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这一刻,天生的话无疑在葬帝星掀起了轩然大波。

  虽然在第一时间没有禁区有异动,且虚空大帝又和那位不死山至尊战斗了起来,一般人或许察觉不到什么,可有眼界、有见识的人,都知道或许有更大的波澜将要发生。

  那种强烈无比的生机,那种能让虚无间花草并生的异象,足以宣告它是何物。

  传说中的古来第一丹——九转仙丹!

  据闻,即便只是一粒,都需要以不死神药为主材,辅佐万般惊世神料祭炼,最后才可逆天成丹,功效强到不可预料。

  传说拥有这种丹药,就是想死都不能了,纵然是帝与皇都可以再活一世,借此再续辉煌路。

  “若是禁区之中再走出一位……”

  “禁区之中有多少至尊不得而知,如果有人被那仙丹吸引出来,大帝怕是要腹背受敌啊。”

  “也许没那么悲观,那粒仙丹可能没有全效了,不然的话以它的效用来说,纵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夸张,也足以生死人肉白骨,何不自己用?”

  “这也太乐观了,我认为没那么简单。”

  无论是星空中还是葬帝星上,有无数修士在担忧、在交谈,他们无不在忧虑虚空大帝的处境。

  原本他们认为这一战没有什么悬念。

  那位从不死山中走出的至尊,确实强,也确实能同帝战,不过终究也只是能同帝战,天心印记不在他那,被一道独尊而压制。

  且,那位从不死山中走出的至尊能同帝战的状态不是恒久的,这一点他们从战斗的进行中窥视出了蛛丝马迹。

  毫无疑问若是继续战斗下去,要不了多久那位从不死山中走出的至尊,便会跌落下那种不知名的状态,甚至不用虚空大帝去终结,他自己就会身死道消。

  然而现在,事态出现了变化。

  各大禁区中沉睡有多少至尊,世人没有概念,但从有记载的黑暗动乱中不难推测,那必是一个惊人的数量。

  不然的话对于这样时不时会威胁众生的不确定因素,人族诸位大帝如何会不平定,而只是互相签订协议或是契约。

  显然,禁区当中沉睡的至尊绝不只有个位数,且战力也绝非平庸之辈,纵然是人族大帝去平乱,也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两者只能维持一个微妙的平衡。

  “一粒破损的九转仙丹,值得出手吗?”因姬虚空和天生战斗的波动而惊醒关注的至尊们皆在算计,在考虑是否值得。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到了他们现在的处境,看待利益的眼光自然极高,一般的东西是无法给予他们足够吸引力的。

  就算是不死药在他们看来也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然而九转仙丹不一样。

  在世人眼里,那只是传说,举世只闻其名而不见其真迹,可在至尊们的眼中,那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

  甚至可能就有人曾服食过药粒残渣。

  这一刻,不死山有了动静,不过也仅仅是有了动静,没有至尊愿意破源而出。

  他们只是打出了皇道规则进行干扰,略微帮扶一把天生。

  对他们而言,那粒九转仙丹确实是九转仙丹,可惜破损了,吸引力并不是那么大。

  因为到了这种级别的丹药,即便只是磨损了都将药力大减,何况是破损,且从那粒九转仙丹上的痕迹来看,其出炉的时间怕是很久远了。

  不过虽然那粒九转仙丹不值得他们出世,但看在都是同在一个禁区的道友的份上,隔着仙源出手一助也未尝不可。

  毕竟谁能言将来自己不会遇到类似的情况。

  更何况他们相信,就算他们按兵不动,也会有其他禁区的人坐不住,比如神墟,昔年他们可是和那位人族大帝结下了因果。

  当然最为主要的是,他们在思虑,这一战的背后是不是有更深层次的水坑没有看到。

  比如那位活着归来又消失在了无边混沌的灵宝天尊,是否就在暗中;比如昔年姬虚空成道时出面的那位不死天皇的神祇念,是否就在守株待兔;比如往更深层次想,那位不死天皇会不会早就做好了局,一并将双方都坑杀。

  抱有这样念头的禁区至尊,同样也有其他禁区的至尊,并不只有不死山。

  像是太初古矿,像是仙陵,像是轮回海等。

  不过太初古矿、仙陵这两个生命禁区的至尊,和其他的禁区至尊的思虑出发点并不一样。

  “那三位一直没有回来,而那位也不曾有消息,是他们在混沌中遭遇了什么,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那位不得而知,不过那三位留存的明灯不曾灭,这就足够了。”

  “要不要出手?那个名叫姬虚空的人帝和那位有不小的因果,盟友的朋友便是我们的朋友,而且我们也可以借他之手……”

  “确实要出手,不过针对的不是那位不死山的至尊,而是那位人帝。”

  “黄金皇你这是何意,你想干什么,欲撕毁盟约吗?”

  “道友莫要惊慌,我并没有撕毁盟约的意思,这对我有何好处?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是那位曾经和我等商讨的意思,如今时机算是成熟了。”

  “那位的意思?”

  “是,如今的水面太清澈了,我们需要将水搅浑,让他们相信那位出现了意外,毕竟若是无人思动,我们如何借那位人帝之手除掉不安定因素。”

  “原来如此,只是为何要如此拐弯抹角,直接开战岂不是一劳永逸?”

  “不可!和其他任何一个禁区相比,我们确实占据着绝对的主动,可这是下下策,真要这般挑动禁区战,我们将要面对的可不止一个禁区的敌人。如此大动干戈,除了你我这种层次的人,谁能在这样的帝战中活下来?这不是那位想看到的,也不是你我愿意看到的。”

  “如此……那就让水浑起来吧。”

  同一时间,就在太初古矿诸皇定了思虑,有那么一两位隔着仙源向着姬虚空出手的瞬间,仙陵处也有至尊出手。

  只不过不同于太初古矿的至尊,仙陵的那位至尊竟然是在向着天生发动了隔着仙源的一击。

  这一幕始一发生,不仅姬虚空和天生傻了眼,就连不死山、轮回海、葬天岛,甚至是太初古矿和仙陵两个禁区自身,都傻了眼。

  “仙陵这是……什么意思?”黄金皇瞪大了眼睛,他简直怀疑自己神觉出现了变故,是沉睡的太久老化了。

  仙陵这是在做什么打算?他们哪来的理由趟这趟浑水。

  不过他很快就大笑了起来,因为这一下,水是真的浑了,是完全琢磨不到缘由的混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