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第33章 给你打针(求收藏月票~)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王槐给的那些资料里大概描述了「要素进阶法」的发展过程,人类通过吸收「特殊元素」从而获得强大能力的行为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

  比如有人掉进山谷吃了一种红色的小果果就获得一甲子功力啦,

  比如有人吞了个蛤蟆就变得百毒不侵功力大进啦……

  这些很多都是小说志异里的故事,

  但这些信息也不是凭空捏造来的。

  只不过那些特殊个体太罕见了才被人们当成志怪传说。

  但世界这么大,

  总有人可以获得类似的能力。

  他们得到特殊能力后集结成团体,开始对这一现象进行研究。

  于是,

  早期的「神秘体系」于蒙昧中诞生。

  东方的僵尸、妖怪、鬼怪;西方的吸血鬼、狼人、恶魔都和特殊个体有关。

  到后来东西方根据各自文化发展的不同发展出了不同的神秘体系。

  比如东方的士子,武夫,游侠等,西方的巫师,女巫,圣职者等。

  到了近代,

  人们采用更科学方式进行研究,又经历了几番思想火焰的淬炼后,终于把人类所有的神秘体系总结成了十几条「职业路线」。

  这十几条路线又因为思想流派的不同,划分成了两大阵营。

  原本的两大阵营是美苏阵营。

  在北苏被北美忽悠瘸解体后,中国接过了北方那位红色巨人的旗帜。

  所以,

  当今非凡领域就变成了“东西两大阵营”之间的对垒。

  在王槐给吕临的那份资料里用加黑加粗的字体标注着这么一句话:

  当你选定了路线,

  你的盟友和敌人也就跟着确定了。

  其实这么说也不太准确。

  继承了红色巨人衣钵的中华走的是「群众路线」,和盎撒白人的「精英路线」针锋相对。

  精英路线是一条前中后期都十分强势的路线,

  相比之下群众路线前期比较弱势。

  但群众路线有着精英路线无法比拟的优势!

  那就是以群众为基础,以万民为核心的群众路线是所有了路线里对意志淬炼最彻底,负面影响也最小的一条路线。

  而且,

  任何路线的非凡者都可以在阶段七时转换到群众路线。

  哪怕是西方阵营的支柱「精英路线」也可以在高段时直接转入「群众路线」。

  所以吕临可以在这十几条路线里随便选择……

  东方阵营的「群众」,「农夫」,「士兵」最好。

  西方阵营的「精英」,「猎人」,「水手」也行。

  特定的职业例如「药师」,「学员」,「匠师」等也都可以。

  除此之外,

  还有偏向邪恶混乱的「罪犯」,「异种」等路线。

  嗯,

  那些路线就算了。

  听着就不咋正经。

  面对这么多选择,吕临反倒纠结了。

  这些路线虽然看职业名称就能知道大概是什么情况,但发展到后面是个啥样他不清楚啊。

  他也问过王槐,

  但王槐表示,职阶路线的高段哪怕是名称都是机密,不能随便对外透露。

  所以吕临只能自己盲选。

  最近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在烦心这事儿。

  好在这会儿他心底已经有了大致选项。

  于是他拨通王槐的电话:“喂王局,我感觉我已经可以接种要素了。你给安排下?”

  王槐好奇道:“你选了啥路线?”

  吕临微笑道:“你猜。”

  王槐:“……”

  我猜你大爷!

  王槐沉声道:“你在省城?”

  吕临:“对啊。”

  王槐:“那你直接到宣武区人社局,到了之后说找王局,我会让我同事接你的。”

  吕临:“好。”

  等挂了电话,

  王槐握住保温杯,一张稚嫩却黑红沉稳的脸上浮现疑惑:“都赶着一天接种?”

  还好省城够大……

  四个人安排到四个不同区域进行接种,这样就不用相互撞见了。

  王槐一边处理公文一边等着。

  大概一个小时,吕临终于被人社局的同事带到她面前了。

  听到敲门声后,

  王槐穿上鞋顺便把地上的蘑菇碎屑扫进垃圾桶从说道:“进来。”

  吕临进门后登时皱眉……

  什么味儿!

  一股晒盐豆子的奇异味道!

  吕临顺手过去窗户打开道:“你这屋啥味儿!”

  个子小小的的王槐捧着保温杯唏嘘道:“这就是代价啊。”

  吕临:“???”

  他迷道:“所以你的狐臭变成了这种豆豉腌馊了的味儿?怪冲啊狗二蛋。”

  王槐:“???”

  踏马的这是狐臭吗!

  还有狗二蛋啥意思?

  王槐放下保温杯:“年轻人你少跟我贫,都到这了你总不能还让我猜吧?”

  说着他走到自己办公桌后面打开一个保险柜:“那我可从这里面随便挑一个路线的起始要素给你了。”

  吕临:“……”

  狗还是你狗!

  他连忙道:“我选了药师路线。”

  王槐登时眼神一凝,他望向自随手搭上的要素针剂——上面的名称就是「药师」!

  又是巧合?

  这么多巧合是生怕我不知道这都是“冥冥中的安排”?

  王槐把「药师」从保险柜里拿出来:“能问问为什么选这个路线吗?”

  吕临甩了甩手腕:“这种和医生职业相关的路线应该没太大问题吧?而且还能治病,救死扶伤啥的。不挺好?”

  就这?

  王槐笑了:“倒也没错。”

  说着他把自己那把木质靠背椅推出来示意吕临扶着椅背趴好。

  吕临迷了:“为什么要我趴着?”

  王槐晃了晃要素针剂:“这玩意儿最好从后颈脑干处注射,那里是连接脊髓以及大脑的特殊关键区域,也是人体本能反射的集中区域。”

  吕临有点别扭:“这是不是太草率了?”

  之前他看资料还以为很正式呢!

  有类似牙科椅的设备还有专门的看护人员。

  王槐翻了个白眼:“有我在那些虚头巴脑的都用不着,而且我亲自给你护法你就偷着乐吧!”

  吕临扭捏着过去。

  王槐等吕临趴好一手摁在他后颈,另一只手拿着要素针剂准备扎下去:“趴好啊,叔给你打针。”

  吕临:“?!”

  等等,

  叔?

  可不等他反应过来,他就忽然觉得自己后颈被什么东西蛰了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