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第79章 你吓死我啦!(求订阅~)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王文清沉吟了下才说道:“原初血液顾名思义,就是来自混沌原初的血液。”

  而混沌原初……

  王文清抬手就要布下噤声结界阻止这里的谈话被外界知道。

  主要是不能让普通人知道。

  信息是具备力量的。

  在世俗世界,比别人更快掌握信息流动的人可以攫取巨额财富。而在非凡领域,信息则可以直接变成攻击对手的武器。

  尤其是演员路线,

  到了极高深的阶段,哪怕只是别人诵念该路线升格者的名字,都会被对方注意到。

  这也是许多演员路线的非凡者为什么要进入演艺圈的原因。

  为的,

  就是汲取无数人的模因点。

  不过何幼安眼疾手快,她火急火燎喊道:“等等哈,我喊我们家老二老四过来吃……不对,听课!”

  这算是机密信息了。

  通常情况下是不会对外宣传的。

  但王文清要说,

  王槐也拦不住。

  而且也确实需要让吕临他们这些人知道。

  很快,

  在老何的吆喝下,韩笠和阮文都被叫了过来。

  等众人落座,王文清才说道:“混沌原初涉及到这个世界最底层,最根本的情报……它,是地球一切生命的起源。”

  众人:“……”

  这……

  其实饱受各种影视小说熏陶的他们感觉这概念还挺老套的。

  王文清继续:“混沌原初是一种超维概念的生命,他以宇宙本身为食,吞噬星辰,星云,乃至空间甚至时间。它所过之处尽是毁灭。原本孕育着磅礴生命的星辰会死去,但混沌原初会排泄出另外一种形式的生命。”

  吕临老何他们楞了:“人类?”

  王文清:“不单单是人类。一切类似的生命形式,都是混沌原初吞食宇宙的副产物。”

  吕临:“……”

  何幼安如遭雷劈:“原来我们都是粑粑!”

  阮文补充:“也可能是死皮?”

  王文清:“……”

  王槐:“……”

  这几孩子咋回事啊?

  王文清敲了敲桌子:“不要企图用常人的思维去揣度超维的存在。”

  等大伙儿冷静下来他才继续说道:“因为我们都诞生自原初,所以某种程度上可以认为我们和原初是一体的。”

  原初,

  于万物之中!

  只不过个体所蕴藏的原初个性极其稀薄,其稀薄程度好比一个电子和整个宇宙之间的差距。

  虽然都是从宇宙核心喷发出来的裂变产物。

  但本质上已经不是一回事了。

  非凡者们通过汲取要素特性,不断汇聚超维存在散落在外的特性,实现自身位格的扬升。

  吕临皱眉:“所以,所有的非凡路线都是从混沌原初延伸出来的?”

  这次换做王槐解说,她摇头道:“怎么可能。超维存在可不止一位。我们仍未可知还有多少超维存在,但已知的混沌原初是有宿敌的。”

  王文清望向阮文:“没错,祂被称作「万机之理」。和混沌原初混沌无序相比,祂所代表的是极致的秩序。”

  混乱和无序的对撞,

  弄指甲盖想都知道那一定是一场天雷勾地火般的史诗场面。

  何幼安有种听故事的感觉:“后来呢后来呢?哧溜!”

  她狠狠啃了口西瓜。

  王文清:“……后来啊,混沌原初被万机之理用银网封印在大渊之下,万机之理也因此破碎散落。后来两者之间的斗争在混沌原初的副产物上持续斗争着。”

  血肉与金铁的厮杀,

  理智和疯狂的对峙。

  无数生灵出生又死去……两位超维存的理念几乎深入人类世界的每个角落。

  阮文听完若有所思:“所以,上回来的那些人,就是从万机之理延展出的非凡路线?”

  王文清点头:“对,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已经和你家里是死敌了。”

  这是比血仇更深的纠缠。

  是理念之争。

  比生死更残酷。

  阮文无动于衷:“正好。”

  吕临把话题拉回来问道:“那,用原初血液做要素针剂咋样?”

  王文清:“应该会很强……”

  吕临:“什么叫应该啊!”

  王文清:“因为没听说过谁用过这东西。也许在注射要素针剂的瞬间你就会被原初的磅礴念死碾碎自我意志,成为原初的畸变血肉。”

  吕临:“……”

  王文清:“所以我不建议你用这管针剂,宙斯之血过几天大概就能到了。”

  就在这时,

  王槐突然开口道:“我知道这么要求你有点过分——但这是唯一造主会特意给你的,他们说,如果你不用,西南可能会发生可怕的灾难。”

  王文清皱眉,

  何幼安则一巴掌拍桌上:“搞什么啊!咱几个现在菜得跟鸡崽子似的,有事儿能顶啥用?不行大驴咱不兴用这玩意儿的嗷!”

  她拉着吕临:“你听姐劝,听老王刚才那么说就知道这里面水深,你把握不住!”

  吕临盯着桌上那只药剂。

  澄澈剔透的要素针剂仿佛红宝石雕琢成的圆柱形宝石。

  真好看……

  吕临心底涌现出一股悸动。

  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好像嗷嗷待哺的幼雀,期待着吞掉双螺旋试管里的液体。

  但在他意识深处,

  却又好像传来一声轻蔑的哼声。

  哼声仿佛雷音,

  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他身体里那仿佛惊涛骇浪的渴望!

  呼——

  吕临陡然回过神。

  不知不觉,

  他额头已经多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何幼安关切道:“大驴你咋了?”

  吕临笑着拍了拍何幼安的手:“我没事。”说完他又望向王槐:“这管针剂我用了。”

  王槐黑黑的小脸儿满是凝重:“你放心,我们会帮你护法的。关切光是这事儿我就能给你记一功,等将来你要换取什么材料或者武器,我都能帮你。”

  吕临笑了笑,拿起针剂一把扎进自己胳膊上。

  针剂自动注射进吕临体内。

  一开始只有被蚊子叮了下的轻微疼痛。

  可不到一秒——

  轰!

  吕临感觉有颗蘑菇蛋子好像在自己脑海里爆炸了。

  刹那间,

  他感觉自己仿佛升天了。

  他的意识被一下抛进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近乎无穷的信息洪流冲刷着他的意识,充塞满他意识的每一个角落,直接给他整宕机了!

  就在这时,

  吕临意识深处好像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洞。

  要把吕临撑爆的信息流果冻似的被黑洞一口吸走——吕临的意识登时为之一轻!

  呃——

  他感觉自己的念头又能运转,自己的意识又能重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了。

  他的肺叶重新运作,清新的空气充满肺叶,然后随着血液被输送到身体各处!

  吕临大口喘息着,

  等回过神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

  他有点迷:“怎么回事?”

  何幼安一拳砸吕临胸口,都快哭了:“狗日的你快吓死我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