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第7章 异常模因传播(求收藏月票~)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何幼安很诧异:“你就搞定一首歌了?”

  太快了吧!

  吕临:“不是啊。”

  何幼安:“???”

  他想打人。

  但不等何幼安动手,吕临就笑道:“是三首。”

  何幼安:“……”

  他沉默了两秒,就悲愤道:“你不能因为我膈应你你就糊弄我吧?”

  吕临懒得搭理他,直接伸手在茶几上打着拍子和唱起来:“……你是我患得患失的梦,我是你可有可无的人,毕竟这穿越山河的箭,刺的都是用心至深的人……”

  他的声音不是很清亮,但温朗磁性,娓娓道来似的唱和让宿舍三人有种围炉夜话的宁静。

  不过他唱了两段就停了。

  戛然而止的歌声让何幼安他们一下急了。

  何幼安猴急到挠头:“怎么停了?不要停啊!”

  吕临:“感觉还行?”

  何幼安:“简直太行了!”

  本来还以为吕临搞了些口水歌来糊弄她,没想到这么短时间里他竟然能谱写出的旋律这么抓耳,词也很耐嚼的歌儿。

  听歌就是这样,

  一开始听得是旋律,后来听得是歌词,再后来听到了故事,最后自己成了歌里的故事。

  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这就是共鸣的由来。

  吕临哼唱的那两段歌儿,不正是他曾经无疾而终的感情吗?

  用心了!

  何幼安心底那个感动。

  他们学的都是音乐表演,算是专业人士,所以这歌儿一听就只有很有行情。

  所以何幼安反而有些忐忑了:“那,这首歌你写出来交给我唱吗?”

  吕临无所谓:“唱呗。”

  何幼安感动了:“大驴你放心!真要火了你是我亲爹!我用我的节操保证。”

  吕临皱眉:“那你是不想认我这个爹?”

  何幼安:“???”

  阮老四在后面幽幽道:“我们节操已经没了。”

  何幼安:“……”

  吕临已经用自己的实力奠定了自己在404的地位,所以何幼安也不继续扯垃圾话,转而问道:“那另外两首歌呢?都唱出来啊,我还要!”

  吕临脸皮抖了抖,

  心想这货胃口还不小。

  他甩了甩手腕说道:“本来是怕不太好所以才想了三首,既然这首行那就这首吧。”

  白嫖你也有个限度好吧。

  何幼安不依,开始激将:“你真写三首出来?你不会就想了那两段吧?除非你都给唱出来,不然我不信!”

  吕临:“哦。”

  何幼安:“……”

  吕临起身撵人:“行了行了我要把剩下的部分弄完,给点空间行吧?”

  何幼安依依妖妖道:“要不你去我那屋写吧,我那屋大而且安静,对了你饿吗?我下面给你吃!”

  吕临:“滚!”

  把人都清空后,吕临拿来纸笔和吉他,开始一边思索一边写歌。

  自打上次重病,

  他的脑海里就莫名其妙多出了许多信息,这些信息乱糟糟揉成一团沉淀在脑海里,刚开始那段时间他因为这些信息的存在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经常出现各种幻觉,甚至对自我认知都出现了障碍。

  总觉得自己是另外一个人。

  意识沉沦许久后,

  吕临才恍然惊觉,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会死。

  然后才开始不断调整自己的情绪,思维和认知,一遍遍在内心坚定意志后,吕临终于从那种压抑丧活的状态里走了出来。

  然后他就发现,

  当自己脑海里某种情绪占据主导的时候,总能浮现出许多关联性的信息。

  比如刚才他唱的那首歌。

  当他回忆过往,

  脑海里自动就浮现出相关的情绪,文字,旋律……吕临思索会儿时间,其实就是在整理这些的突兀冒出来的信息。

  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脑海里涌现出来的东西,落实到纸笔上。

  吉他弦一次次拨动,

  零散的旋律被不断整合,词和曲渐渐融合道一起,开始变得朗朗上口。

  主卧里,

  何幼安是最心急的,吕临谱曲写歌的时候她干脆就趴门上听着,每当一段旋律被整合出来,她都兴奋的直握拳。

  妙啊!

  太妙了!

  只要抓住吕临,往后何愁不火?

  只要火了,那钱不都跟自来水似的哗哗淌过来?

  何幼安一边等待一边憧憬,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

  客厅里,

  吕临也完成了编曲和填词,他揉着发胀的眉心喊道:“搞定了。”

  何幼安早就等着呢!

  后面等累了就干脆背靠门坐那儿等。

  听到吕临的动静后她一激动就蹿起来,然后腿一软,差点摔地上。

  靠!

  何幼安一瘸一拐蹦跶出来:“我看看我看看。”

  吕临纳闷:“你腿咋了?”

  何幼安:“这不重要。”

  他抢过吕临手里的纸迫不及待看起来,嘴里则根据歌词上面的曲儿哼起来。

  等一曲哼完,

  何幼安已经会的七七八八了。

  他望向吕临:“这首歌有名字吗?”

  吕临想了想:“嗯,就叫《写与山鬼》吧。”

  “好!”何幼安挥着纸激动道:“我今晚就能给视频弄出来!我要火啦!”

  吕临翻了个白眼:“得了吧,歌儿再好也要宣发。你有运营好的短视频号吗?蔻蔻当初是连续一年时间,每周都发两到三条练歌视频,固定直播,积攒了三十多万粉丝后才一曲爆火的。你呢?”

  毛都没有!

  何幼安:“……”

  他脸一下垮了:“那咋办啊?我也不会运营账号啊。”

  说着他就目光灼灼的盯着吕临。

  王蔻蔻当初的短视频就是这货运营的!

  吕临捏着眉心道:“好吧,我帮你。你先注册个短视频号,把头像,网名,个人主页装扮起来。然后也学着蔻蔻发点练歌视频。”

  何幼安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嗯……

  胖子也不是一口吃出来的。

  大驴说的确实有道理。

  又听吕临说了些运营账号的心得后,何幼安就开始倒腾自拍弄头像和主页去了。

  你别说,

  这货光是穿着白衬衫就很好看,胸前纽扣少扣两个就能弄出种又纯又欲的风情。

  等账号搞定,

  何幼安就练歌去了。

  这首歌旋律简单,唱法也没什么难的,主要是在演绎上,要代入情绪。在这一块他们都是专业的,问题不大;加上吕临的指导,何幼安很快就唱得有模有样了。

  这一通忙活直接到午夜,

  吕临觉得很疲惫:“情绪上还差点,那种夜深人静满腔心事说与山鬼听的怀念和萧索没表现出来,你再琢磨琢磨吧。”

  反正也不是一天能成精的。

  所以吕临挥挥手:“滚滚滚,拜个我这闹了。”

  何幼安乖乖抱着吉他回到自己房间继续练习起来——当一件事儿能看到成功的曙光时,人是会充满干劲的。

  所以他压根感觉不到累。

  练啊练,

  一直练到夜里两点多,何幼安忽然停了下来。

  初夏时节的月光从阳台上洒落卧室,外面静悄悄的一片,何幼安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他抬起手看了看,

  性转后白皙滑嫩的手指上多了许多红肿的痕迹,是弹吉他弹的。

  她又转头看向卧室的镜子,

  皎洁的月光下,

  镜子里倒映出一张姣好漂亮的脸蛋儿,宽大的白衬衫挂在身上,却不如她的肌肤白,白皙滑嫩的肌肤在月光里白的发光,这让她看起来犹如深夜而至精灵。

  何幼安抬起手,

  抚了抚自己的脸蛋儿……

  “你都成娘们啦!但是没关系,你会有钱的!”

  一定!

  这时候,何幼安满身的难过尘埃一样被掸得飞舞起来。

  他眼里有光,心底有伤。

  何幼安架起手机,打开短视频的摄像功能,就着月光轻轻弹唱起来:

  “十九岁的那一年,我来到某人的身前,为了能和你在这儿遇见,我支付了我的四年……”

  一曲唱完,

  何幼安自己倒是沉浸在情绪里差点没出来。

  她呼出一口长气,把录制好的视频剪切出高光部分上传到APP里。

  这是第一步,

  跑起来!

  何幼安!

  给自己打完气,何幼安就把手机扔床头睡去了。

  这一天他也累坏了。

  ……

  在404四人沉沉睡去后,还有许许多多的熬夜党,失恋党,网抑云忠实用户睡不着或者舍不得睡,他们遨游在万维网的各个角落,或麻木或习惯的刷着手机,享受着小小屏幕带来的感官刺激。

  忽然,

  有人刷到了何幼安的那个视频。

  视频里的房间很昏暗,月光很白,但不如视频里的那个人儿白,她穿着宽大的白衬衫,仿佛遗落人间的精灵。

  她抱着吉他,

  轻轻弹唱,

  清泉般的歌声流淌出来,滋润着深夜不眠人干涸的心田。

  卧槽!

  好听啊!

  他们甚至恨不得从床上弹起来跪着看视频。

  看到这个视频的人不由自主开始疯狂点赞,然后迫不及待安利给自己的好友,想把内心的情绪与死党至交共鸣。

  谁心底没有伤,

  谁心底没有白月光?

  在触动内心的共鸣下,何幼安的短视频病毒一样疯狂传播。

  深沉夜幕下,

  奔腾不息的电波在一个又一个客户端间穿梭,传播着月光下的弹唱。何幼安的个人账号点赞数,粉丝数都开始井喷增长!

  人们对这位月光女孩充满了欣赏与好奇。

  ……

  性转后的何幼安在电波世界疯狂传播,而这病毒式不正常的增量触发了万维网中的某种机制。

  「……检测到异常模因传播特征……」

  「……目标源锁定,确定异常模因存在,即刻反馈至塞拉伊诺模因传播安全中心——反馈中……」

  「反馈中……反馈中……」

  那段自检程序对外发送的反馈信号被BUG卡住一样被困在了一个逻辑圆环里,

  开始周而复始的反馈,反馈。

  它忠诚的执行着程序,

  却因为外因的扰动而永远无法完成自己的使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