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第74章 何幼安的谋划(求订阅~)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面对何幼安的质问,吕临都懒得搭理她,斜眼看了他一眼就哼了声:“呵。”

  何幼安:“???”

  你呵个吉尔你呵!

  阮文在旁边剥井水冰镇出来的荔枝,夏天到了,南方的荔枝都熟了,现在吃正是新鲜的时候。

  她剥好一个丢到吕临跟前碗里:“快吃。”

  何幼安:“???”

  她光顾着可惜这些天送来的钱没要,没发现这两货关系啥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好你个老四!

  有点东西啊!

  我就一不留神你竟然就冲到这个程度了?

  于是她屁股一撅就要给阮文挤开:“来老四你是学霸怎么可以做这种事呢?让我来让我来!”

  说着又端着小板凳坐到吕临旁边剥给他吃。

  何幼安拿着剥好的荔枝:“来,啊~张嘴~”

  吕临:“……”

  他眼神复杂的的盯着何幼安,心想这货已经从内到外完全变成妹子了。

  还是属于自己形状的妹子。

  吕临拿过荔枝说道:“我自己来。”

  何幼安咯咯笑道:“哎呀跟我客气啥嘛。”

  这时候韩笠从外面锻炼完回来,她一身汗,靠过来大伙儿都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

  韩老二穿着粗气过来:“你也喂我个呗?”

  何幼安转脸怒吼:“滚!”

  韩老二:“……”

  她用毛巾抹了把汗:“老何你挺飘啊。”

  说完铁臂锁喉!

  何幼安:“呃呃呃呃呃……”

  她狂拍韩老二胳膊:“松开松开!太紧了我受不了真的……”

  韩老二给何幼安拖走自己坐到盛着荔枝的盆前自己剥然后吭哧吭哧吃起来,一边吃还一边朝自己身上泼凉水。

  麦色的肌肤紧致细嫩,刚运动完的肌肉略微充血……

  轻薄的T恤被汗水和凉水打湿沾在身上,那结实又性感的线条因此若隐若现。

  有种野性蓬勃的美感!

  吕临艰难的收回视线:“老韩你也注意点形象。”

  是真不拿我当外人呗?

  韩笠无所谓:“该看的你不早看完了?不该看的我也没露啊。”

  吕临:“……”

  好口巴,

  你开心就好。

  何幼安心底苦,她委屈巴巴蹲到吕临身边:“大驴她欺负我!”

  吕临扔了颗荔枝到嘴里:“那是你婶,欺负你下怎么了?”

  何幼安:“……”

  韩笠:“……”

  他妈的一时间要素过多他俩都不知道该咋反驳。

  这时候阮文才岔开话题说道:“大驴不让普通厂商参与研究中心是有道理的。”

  等众人视线等望过来,阮文才说道:“咖啡风味研究中心相当于是要在国内建立起一套属于自己的标准体系。一道这套标准体系建立起来,那就是躺着收钱了。”

  譬如瑞士的BCI,它全称叫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

  一开始他们自费鉴定各大厂商的棉花,给出评价标准。

  等市场认可度高了,

  就开始向厂家进行收割。

  很多厂商为了买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一个绿标,每年都需要给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保护费”。如果不给……呵呵,BBC那一套招呼起来。

  听完何幼安就愣了。

  卧槽大驴现在玩这么脏的?

  吕临看了何幼安一眼说道:“放心,我们不会跟国外那些无良资本学的。”

  那种行为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吕临:“我们主要是为了提升市场知名度。这样云滇咖啡行业协会能获得更大的知名度,从而收取更高的会费。也能推出自己的咖啡品牌。我们则掌握了行业标准,也能从中获取名望。至于消费者也能获得更安心更好的产品。”

  “这也是三赢。”

  何幼安头一歪:“这次我们没赢三次啊。”

  吕临敲了下她脑袋:“总赢三次是会出事儿的。”

  人呐,

  还是要知足的。

  吃完荔枝扯完淡,吕临洗洗手继续做事去了。

  老旧的小院儿里,树荫斑驳,鸟鸣阵阵……好友在身侧嬉闹闲聊,风呼啦啦的吹过,摇动树叶沙沙作响。

  巨大的静谧把吕临包裹着。

  他心想,

  这才应该是生活该有的样子。

  于是他文思泉涌,拿起笔在纸上写起来。

  自从远离了都市,他似乎就不太喜欢碰电子产品了。

  他喜欢笔写在纸上沙沙的声响。

  他喜欢这样山中岁月长,林深不知处的清净。

  等到傍晚,

  出门送水的阿爷背着手哼着歌回来开始准备晚餐,简单朴素却好味的本地菜怎么也吃不够。

  等吃完饭,

  大伙儿搬出板凳椅子在院子里躺成一排,看澄澈夜空里熠熠生辉的星星,聊着最近发生的事情……这时候再开一个冰镇了一天的沙壤西瓜!

  嘿,

  绝了!

  这才是人们应该向往的生活吧?

  虽然很多人过不了这样的生活,但他们却通过综艺节目把另一种生活的可能呈现给了大众。

  并不是霓虹光彩和摩天大楼才是生活的一切。

  心安处便是吾乡。

  这才是吕临想要通过节目传达给观众们的东西。

  点灯闲话,岁月潺潺。

  在这种环境里,人是会逐渐干净起来的。

  等到深夜,

  吕临起身回去休息。

  大伙儿也都相继散了。

  等到茶树村家家灯火都熄灭,只剩下外面虫鸣阵阵,奏响了乡村夜眠曲。

  就在这片寂静里,

  何幼安悄悄起床,蹑手蹑脚往外走。

  很好!

  老二跟老四都没察觉到!

  哈哈哈哈哈哈!

  何幼安撒欢往外跑!

  大驴今晚就是我滴啦!

  她选择的路线里就有可以让男人无可救药爱上自己的知识——爱情魔药!

  她今天终于把这魔药调配出来了!

  只要让大驴把这魔药喝下去,大驴往后,尽在把握!

  就在她踮着脚尖冲到门口的时候,一道声音从院子里幽幽响起:“你想干嘛?”

  何幼安身子一下僵住!

  她一寸一寸转过身子,看到清冷的阮文穿着睡衣鬼一样站在院子里。

  何幼安咬着牙问:“你不睡觉?”

  阮文不搭理她,小巧可爱的鼻尖轻轻耸动,然后露出一丝讥讽笑意:“爱情魔药?”

  何幼安登时藏到身后,昂着脖子叫嚣:“怎样!”

  阮文都乐了:“你是不是蠢?”

  何幼安:“???”

  阮文:“你忘了大驴选的什么路线了?”

  何幼安登时如遭雷劈!

  dio!

  他狗日的是个药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