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第47章 开战吧(求追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付大龙不是一位合格的明星,但他是相当够格的演员。

  其人不浮不躁,德艺双馨。

  他在《天狗》里塑造的绝望令人沉默,在《大秦纵横里》里塑造的赢驷人物饱满,层次丰富,甚至被广大网友们称作“在逃兵马俑”。

  他不仅演技好,也精通琴棋书画。

  工笔画寥寥几笔就见功底,还出版过散文集。

  但就是这么样一位人物,

  却很少在娱乐圈里钻营。

  就连开通的微博也只有寥寥两条。

  这跟号称没有公关团队的爽子比……呸,这太埋汰人付老师了。

  反正付大龙老师对演习之外的事情并不感兴趣。

  想让他参演综艺,

  甚至还想让他作为常驻嘉宾……这件事儿的难度不是一般大。

  因为名利在这里面起不到作用。

  但吕临却很有信心的样子。

  霍文奚爽快的答应了吕临的要求,但心底也存了份看笑话的心。

  之后吕临又冲霍文奚要了一些资料,资料里都是霍文奚可以搭上线的制作方,播放平台以及吕临提交过去的剧本策划。

  拿着这些资料,

  吕临就把资料打包发到付大龙老师的邮箱,然后发短信给对方,诚邀对方参与这次综艺的制作。

  也没等多久,

  吕临就收到了付大龙老师的短信回复。

  “吕先生您好,最近对您有所耳闻,没想到您会邀请我跟您合作,这是我的荣幸,付某感激不尽。但付某对综艺一行实属不通,故不敢托大合作,望谅解。山字。”

  很客气,

  也很官方的回复。

  吕临没气馁,继续回道:“付老师您好,我在娱乐圈中资历尚浅,辈分不高,这次斗胆邀请您合作是真觉得您和这档综艺能够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我也知道,一个好演员应当尽量减少在公共曝光,以便更好的塑造角色。”

  “但这档综艺对您来说是不需要立人设的,您只需要展现您平时的生活就够了。”

  “我也明白,对您来说这可能会影响您后面的作品演绎,

  ……但生活本身,何尝不是一种演绎?”

  “而且,我们做这项综艺也不单单是为了娱乐,这项综艺将会介绍祖国偏远地区的风貌,让更多人了解到远方的人们。综艺所得收入的一半也会投入到当地建设……”

  一片小作文发了出去。

  这一次,

  吕临等了很久都没收到付大龙老师的回信。

  于是,

  他的笑了起来。

  终于,

  等到晚上,付大龙老师再次发来信息:“吕先生,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吕临:“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随后他就把付大龙老师同意合作的消息告诉给霍文奚。

  霍文奚接到消息后愣了。

  什么?

  付大龙老师同意了???

  他为什么能做到?

  他是怎么做到的?

  付大龙老师曾四次摘得影帝,但他哪怕去送外卖,也不接广告,因此被誉为「史上最穷影帝」,跟爽子一天片酬两百多万比那简直一个天上,一个泥里。

  所以用名利压根请不动人家。

  那吕临靠的是什么?

  这家伙怕不是有大背景喔!

  霍文奚这会儿疯狂头脑风暴,暴得头皮都在麻,但在娱乐圈浸淫多年搜罗的信息却没一个跟吕临有关。

  他就像是突然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似的,

  一出手便惊艳四座!

  霍文奚真是头都快挠破了也没想到吕临有啥背景,所以她没忍住问道:“你跟我老实说,你上面是不是有人?”

  吕临看了看自己的床,肯定道:“没有。”

  霍文奚迷了啊……

  但吕临不给她追问的机会:“那剩下的流程交给你了,你更专业,我相信你。”

  霍文奚:“……”

  这是彻底使唤上我了呗?

  霍文奚很不爽,

  但吕临展现出来的能力却让她没法拒绝这个男人的要求。

  讨厌死了!

  制作一档综艺需要的班底其实不多,比电视剧或者影视剧的剧组要小得多。这种程度的人力资源调度恰好是霍文奚的专长。

  她迅速联系好导演和剧组,两天内就已经把相关人员都找齐了。

  主演方面,

  付大龙老师参演后,尹证那边更好说。

  本来是演员的他现在却在吃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但他心底毕竟还有着演员梦。

  这次能搭上付大龙老师,那更是巴不得的事儿。

  最后就剩下个新角……

  因为人选未定,所以第一期就暂时不放新角了。

  剧本主要内容就以付大龙,尹证从都市到山村,何幼安迎接他们入驻这么一个流程。

  要拍出那种山野闲适,舒缓解压的感觉。

  在霍文奚的协调调度下,吕临的把关监制下,这档综艺的第一期开始紧锣密鼓的制作起来……

  ……

  当吕临他们忙着新综艺的制作时,

  王槐那边也带着「特别调查团」来到茶树村。

  只不过他们来的无声无息,就连吕临他们都不知道。

  这天夜里,

  王槐在两名调查员的陪同下来到王文清他们所在的小院儿外。

  她个子不高,但沉脸背手的模样却给人一种极度的压抑感,仿佛一位权高位重的老干部出来视察工作了。

  王槐浑身气意凝成一线,剑锋般直逼王文清。

  王文清意有所感,

  于是束音成线对王槐道:“有朋自远方来……”

  王槐:“鞭数十,驱之别院!”

  王文清:“……”

  他沉默片刻,问道:“是不是太过分了?”

  王槐不理:“你回国目的是什么。”

  王文清:“我回家能有什么目的?我也是华人啊。”

  王槐:“但你也是天文台的书记官!你们到哪儿,麻烦就到哪儿。”

  王文清:“你说反了。是麻烦在哪儿,我们就在哪儿。”

  王槐扬起下巴:“我就说嘛,你们果然有事儿。不跟我说说?”

  王文清:“我只是纠正你的说法,我们不是什么邪恶组织。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在家里安静的待段时间。”

  王槐:“那你回来前怎么不问问家里人让不让?”

  王文清笑了:“要问才能回的还是家吗?”

  王槐:“所以我这不来请你移驾了嘛。”

  王文清:“我要不想走呢?”

  王槐:“那如果我坚持呢?”

  王文清沉默了。

  过了会儿他才沉声道:“那,开战吧。”

  话音落,

  一股山风凭空而起,吹得王槐等人风衣猎猎作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