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第6章 我好了(求收藏月票~)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吕临当时就迷了啊,这妹子想干啥?

  妹子脸蛋儿有点红,不过还是说道:“往后有‘任何’需要您随时都可以联系我。”

  吕临懂了,

  这是售后服务的一种。

  所以他笑着点了点头:“好吧。”

  他被这家店的服务打动了,绝不是看人妹子长得好看!

  等离开商场,

  吕临一行又在附近找了家房产中介,表明诉求后就在中介的带领下开始四处看房,最后一通讲价还价后,他们在鼓楼区找了个三室两厅的大房子。

  这里距离他们学校不是很远,距离市中心也挺近。

  地理位置很棒。

  当然,

  价钱也很棒。

  一个房租六千八,谈价好久后才同意押二付一。

  就这么一会时间,404四人的资产就直接跳水了。

  等晚上把东西都安置好,何老大愣愣的待在客厅里发呆。

  吕临他们收拾好后过来问:“老何你又咋了?”

  何幼安吐出长长的一口气,哭丧道:“你们的老父亲破产啦!”他在沙发上撒泼:“要死了咬死了,我现在真的好空虚啊!”

  阮老四讥讽道:“今天看了这么多套,你就看上最贵的了。”

  何幼安:“住的地方当然要合心,以前在宿舍是没得选,有的选为什么不选好的?对了我要主卧。”

  其他人无所谓,

  这套房房型挺正的,两个次卧空间也挺大,就比主卧少个阳台和卫生间。

  但吕临却一脸问号:“不是我问问啊,我住哪儿?”

  那三头牲口异口同声:“客厅啊。”

  吕临:“???”

  我他mua的图什么啊!

  何老大摊手:“那你总不能让咱这几个娇滴滴的妹子住客厅吧?你是男人吗?”

  吕临一脸问号,

  性转都不到一天,这货的女拳就开始打上了?

  所以吕临望档感叹:“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何老大:“……”

  韩老二:“……”

  阮老四:“……”

  暴躁的韩老二跳起来就给吕临一个锁喉抛摔:你炫耀个吉尔啊你!

  喔,

  他还真在炫耀个吉尔。

  这么一想韩笠更气了。

  于是就夹得更紧了些!

  等到吕临拍着她胳膊表示求饶后她才撒手。

  吕临爬起来喘着大气道:“我要回宿舍!”

  老子凭啥在这儿受这气!

  何幼安撑起婀娜的身姿笑道:“那,我委屈下,你睡我那屋?”

  吕临狂喜:“你睡客厅?”

  何老大:“……”

  他捏了捏眉心心累道:“你™的当个人行吗?这样你住这儿不要你房租,然后你俩每月出两千房租就行。”

  他独自承担两千八的房租。

  吕临扫了眼这里的环境,又想到宿舍那环境——不用比,哪怕在这儿住客厅都比住宿舍舒坦。

  宿舍那环境也就是能住人而已。

  当然,

  最重要的是他可以白嫖!

  吕临重新坐下来,何老大翻了个风情万种的白眼:“瞧你那sui样。我跟你说大驴,这钱啊是赚出来的,不是省出来的。”说到这里何老大脸登时又垮了:“我现在已经被掏空了!大驴你懂我的感受吗?”

  我懂个屁!

  何老大蛇一样爬过来攥住吕临的手:“大驴你快写歌吧!以咱们的关系,我火了不就是你火了?我的最终不都还是你的?”

  爹打下来的江山,

  都是留给儿子的!

  吕临眼神往下瞄,笑而不语。

  何老大:“……”

  真的,

  这眼神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吕临大马金刀坐在单人沙发上道:“我觉得,咱们宿舍的父子名分也到了该确定的时候了。”

  韩老二登时歪头:“咱们各论各的,你们管我叫爹,我管你们叫哥?”

  吕临:“滚滚滚。”

  有你什么事儿啊!

  这货仗着自己武力值高一直在404作威作福,父子名分这档子事儿里没他什么事儿。

  早就起身去收拾厨房的阮老四这会儿提着厨刀站厨房门口:“我也各论各的?”

  吕临:“……”

  老四贼他mua的腹黑,也不能轻易招惹。

  所以这是他和老大之间的名分之战。

  吕临眼神灼灼的盯着何幼安,

  来吧!

  叫爹!

  何幼安抿着嘴唇,心底不甘开水似的翻涌着。

  404的名分之争旷日持久,大家伙儿都热衷于做彼此的爹。

  以前吕临最没牌面,毕竟他不如何老大撒币,也不如韩老二暴力,又没有阮老四睿智,基本处于404食物链的底层。

  如今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翻身上位的机会,

  他心底那他mua的叫一个舒爽啊!

  看着吕临满脸贱笑的坏怂样,何幼安喘息渐粗,可忽然间他眉眼一转,千娇百媚地凑到吕临脸颊旁,吐气带喘道:“爸爸~”

  嗯?!!!

  温热暧昧的吐息轻纱般掠过吕临耳垂,酥麻的触感电流一样蹿过吕临半边身子,触得他半边身子都麻了!

  这尼玛是犯规!

  吕临半边身子都僵了,生理上的反应和心理上的抵触弄得他直接裂开!

  他跟撞见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似的拼命往后缩:“滚滚滚!”

  离老子远点!

  这错位感愣是让他不知道自己该弯下去还是直起来。

  但何幼安不,

  她弯着蛇一样腰爬过去:“那你写不写歌嘛~”

  “写写写!你能滚远点了吗?”

  何幼安爽了,他重新瘫进沙发里舔着嘴唇满足道:“原来你吃这套。”

  吕临:“……”

  不,

  我不吃。

  但谁能想到这货浪贱起来这么没底线?

  这才是他第一天变成妹子啊!

  日久之后,

  可还了得?

  何幼安得意道:“那你有啥想法不?”

  吕临:“我得酝酿酝酿。”

  何幼安点点头。

  确实,

  写歌不是朝夕就能成的,尤其是传唱度高,能引起共鸣的。

  当初吕临送给王蔻蔻那首《恰同学风华正茂》是他压抑酝酿四年的情绪流露,所以才能一经发布就引发大范围传唱。

  毕竟都是年轻人,

  少男少女谁不怀春?

  心底藏着人的,又何止吕临一个?

  所以何幼安起身帮着阮老四打扫房间:“那你酝酿吧。”

  他相信吕临能再做一首高水准的歌儿出来。

  《恰同学风华正茂》脱胎于积酝四年的爱慕,而这次——大概会是首很难过很难过的歌。

  害…

  谁还没点难过的事呢。

  何幼安忽然抿嘴笑了笑,看着格外苦涩。

  吕临开动脑筋琢磨新歌,其他人静悄悄的收拾。

  等收拾差不多了何幼安又开始瘫在沙发上惆怅。

  他在算账……

  他的积蓄已经全部用来租房了,老二老三老四身上的钱加一块小一万,倒也够接下来一个月的吃喝花销。

  但房租……

  何幼安挠头!

  ——省城房价咋这么贵啊。

  这是想用房价来彰显自己省会城市的地位?

  就™离谱。

  烦躁中,

  何幼安就听到吕临忽然道:“我好了。”

  嗯???

  啥你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