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第82章 我悟了!(第二更,求订阅~)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故事讲完,王文清扔掉烟蒂:“血之传承是冯先生两年时间整理出来的传承精华……”

  吕临举手:“不是吧,冯先生两年时间就能成为大家,弄出这么厉害的传承?”

  他之前不还只是个劳工吗?

  还是文化水平不高的那种……

  王文清笑道:“冯先生觉醒的基因锁跟你的胃有些类似,他能通过吞噬血肉获取对方一生所学。在杀了第一批吸血鬼后,冯先生就获得了相当多的信息。这些信息也让冯先生在短时间内迅速变得博学,睿智。”

  当然,

  也因为短时间内吸收太多的信息,冯先生在短短两年时间里有一半时间都处于半疯状态。

  血之传承,

  则是他在难得清醒时整理记录下来的。

  王文清:“也因此,冯先生的「血之传承」其实有很多版本流传。而我手里这份,是冯先生最后一版手稿。”

  吕临想了想:“也就是说血之传承只有到七阶?”

  王文清点头:“其实试炼登神的传承法都是这样。一代代先贤靠着自身的聪慧,意志和毅力不断开凿人类潜能的极限——从最开始的一阶基因锁,到如今最强的八阶基因锁。”

  这中间,

  是无数心血,乃至性命堆积起来的。

  吕临:“……”

  这个类别还真是充满了史诗般的悲壮。

  王文清挥挥手:“不说这些了,血之传承一共分作五个流派:兽神流,风神流,火神流,雷神流和冰神流。”

  “之所以会这么驳杂,是因为冯先生吞噬了太多非凡者累积的学识。”

  “其实这些分支单独一个都能开宗立派……”

  吕临:“……”

  他已经有点不知道该咋说了,只能说:

  牛批!

  在王文清的指导下,

  吕临了解道兽神流的进阶和战斗方式来自狼人,鹰人等拟兽非凡者;风神注重身法,火神注重侵蚀扭曲,雷神注重集中爆发,冰神注重封禁纠缠。

  在王文清的指导下,

  吕临飞快的汲取着知识。

  他发现,

  随着阶段的提升,他的脑域也被开发了。

  王文清讲解的知识很多,但边学边练,他很快就把相关信息都记下来了。

  等说完,

  王文清就重新坐下:“试炼登神的要点就这么多了,这是一个注重知,行的流派。最重要的不是这些知识,而是践行这些知识的魄力。”

  吕临点头。

  王文清继续:“血之传承最核心的地方就在于它的「老饕功」,其余的反倒是延伸了。”

  吕临回顾王文清传授自己的知识,

  其中老饕功讲的是如何通过吞噬他人血肉汲取其中信息,并将信息归类整理的办法。

  王文清见吕临思索就继续道:“老饕功讲究的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吸收吞噬一定要仔仔细细分门别类归置好。冯先生当年就吃了这方面的亏啊。”

  细致的整理是为了自身不被这些信息干扰。

  信息是一种力量,

  尤其是到了高层次就会发现:

  信息是一切物质,能量乃至概念的核心。

  禅宗所说的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也是这种理论。

  冯先生的血之传承是用「记忆宫殿」来作为整理信息的根本。

  但……

  吕临总觉得这好像有点不太合宜。

  记忆宫殿源自于拥有过目不忘之能的传道士利玛窦。

  后来利玛窦流传下来的「八个记忆碎片」成为欧陆学者用来强化自身思维,记忆的修行办法。

  通过「八个记忆碎片」,

  修行者通过修行「八个记忆碎片」,不断增强自身的思维,记忆,到最后甚至可以让自身记忆真正的化作一座巨大的图书馆!

  甚至有传闻,

  通过八个记忆碎片,非凡者可以找到处于生灵潜意识海洋深处的“全知之岛”。

  那里珍藏着无数的知识……

  只要找到那里,就相当于掌握了近乎无穷的知识,隐秘。

  是「学员」路线扬升成神的关键。

  至于真假,

  无从得知。

  记忆宫殿法也是冯先生从被吞噬者身上得来的办法。

  但……

  吕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感觉有点维和。

  好像记忆宫殿和老饕功压根不搭的感觉。

  那是种啥感觉呢……

  就好比一个五大三粗体毛粗重跟老毛子似的汉子穿JK跟你搔首弄姿……

  瞥一眼就想把眼睛抠下用84冲冲的感觉。

  不过他也没多嘴,只是把疑惑藏在心底不断琢磨……因为他不确定自己的直觉对不对。

  之后一段时间,

  吕临的生活彻底规律起来。

  白天他和付大龙,尹证和霍文奚他们就综艺节目和商务合作等问题进行对接。

  到了晚上他则不断研究非凡领域的知识。

  有了血之传承,

  吕临通过不断训练自身,汲取外界灵素填饱胃袋,极大缓解了自身的饥饿感。

  但怎么说呢……

  这种缓解有点隔靴搔痒的感觉。

  就像健身运动员比赛前刷脂——健美运动员可以补充各种蛋白质,水分,膳食纤维和微量元素,吃这些东西当然也可以活下去。

  但……

  人类基因里对碳水和油脂的渴望还是会不断冲击着健美运动员的神经。

  让他问道米饭香味就会口水满嘴!

  闻到油脂香味更是能当场跪下……

  吕临现在的状态就跟健美运动员赛前刷脂差不多。

  他确实也吃东西了,

  而且其实身体并不缺乏相应的能量。

  但……

  就是馋啊!

  这就整得他很不淡定了。

  有时候看着村子里那优哉游哉的大ne他都想冲过去给它祸祸了!

  更不要说何幼安这傻逼还整天朝自己身上凑!

  吕临真快疯了。

  你能想象一个在沙漠里快渴死的旅人却不能喝近在咫尺水壶里水的感觉吗?

  长期讶异这种馋感,

  他感觉自己脾气都有点暴躁了。

  找王文清,

  王文清说:“当你觉得烦躁控制不住的时候,就说明真正修行的时候到了。”

  吕临:“……”

  就硬熬呗?

  那就熬吧!

  在压制内在冲动的同时,吕临也一直在钻研如何消除记忆宫殿和老饕功之间的违和感。

  他不断钻研,

  琢磨!

  终于一周后的某天傍晚,吕临悟了!

  那时夕阳如血,阿爷在柴房炖了一大锅肉——磅磅剁肉的声音,柴火燃烧的声音,锅里炖肉咕嘟咕嘟的声音此起彼伏!

  就在这片日常祥和的声音里,

  吕临脑海里一道电光瞬间贯通!

  他知道这老饕功该怎么改了!

  搞什么记忆宫殿?

  弄个厨房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