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我,元芳?

第286章 我,仔细观察

我,元芳? 剑舞秀 5749 2021-11-21 11:5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元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对于有钱人来说,选择房子并不是太在乎面积,反正都是一些别墅庄园城堡之类,面积大差不差也就那个样子。也没太在意交通问题,出行都是上好的交通工具,也没有什么上班打卡的硬性规定。

  在这种情况下,对建筑风格之类就有格外的追求了。流亡者的房子那真是太好认了,完全不同的世界发展轨迹,让建筑呈现出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尤其是受一些非主流思想的影响。

  没错,3333年算是刚刚进入星际时代,即使全球统一了有些东西也不可能随意抹去,只不过当年在左舟看来很新潮的东西,在其它流亡者眼里已经变成复古的画风了。

  比如,赛博朋克、元宇宙之类的概念,在3333年都变得颇为老土,只是科技的发展代替不了历史,内核也不过近似无限的轮回。甚至很多新概念不过是老句老话换个皮罢了,意思还是那么回事。

  之所以发表这么一番感慨,是因为左舟找到了红火蚁商会的山寨!

  是的,‘山寨’,这次听起来是不是有点low?

  可事实就是这样,红火蚁商会占据了一座没什么名气的小山,在山谷内建了一座易守难攻的山寨,嗯,估计还有地道之类的吧。

  一开始左舟也挺怀疑,你不是个商会吗?作为商人,为何驻地这么土锰?

  不过看着绿瓦红墙搭配一堆五颜六色的涂鸦,他又瞬间确定了这帮人的身份。

  “是不是地球统一了,对于人类的思想品德教育就放松了呢?”

  可能是左老汉从小没怎么培养他的艺术细胞吧,一幅画的好坏倒是能够看个大致,但这种很爆炸的行为艺术真是欣赏不来。

  不过为了证明自己是个文化人,左舟还是站了足足有十分钟,就观察外面的这些轮廓,“如果在这些涂鸦上添点血,会不会更好!”

  ……

  一个时辰之前……

  江玉燕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转不过来,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是不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扎克心满意足的驾驶着马车进入山寨,外墙上的涂鸦让江玉燕秀眉不自觉的紧锁,这是啥啊,画的都没我好,竟然也敢在墙上乱来?

  还有,这些人难道是山贼吗?这个地方浓浓山寨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抓我莫不是要做压寨夫人?

  另外,黑衣蒙面的见过,可这帮人脸上带个口罩算是什么鬼!看,那口罩上还探出两坨圆圆的东西,这是做什么用的?

  咦,外墙上架着的是什么,那是雕塑吗?两条光溜溜泛着金属光泽的女性大腿,可这大腿雕塑没有上半身,而是自腰部被改成了一门大炮!

  如此古怪的东西竟然多达几十个!还有,每隔几个大腿炮中间还有一架长长粗粗的金属圆筒,筒子前面足足八个小孔,好像还能旋转,筒子后面则是一长串金属小棍子,这都什么啊?

  “会长,又有新收获?”

  某个看起来很有地位的少年远远打招呼,当看到笼子里的江玉燕时双眼放光,丰富能够穿透她的裙子,那眼神真是让江玉燕一阵恶心。

  扎克得意的挥挥手,两个少年立刻扛起江玉燕的笼子往山体里面走,他们竟是在山中掏出了偌大的一片空间。

  对了,江玉燕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人都非常年轻,有十五六的少年,还有七八岁的孩童,只是……为何孩童看她的眼神也都是戏谑啊?

  “让人把她洗干净。”

  就在她即将被抬进山体内部的时候,扎克有说了一句,众人似乎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连抬笼子的人都动作轻微了些。

  很快,两个少女接替了过来,她们将江玉燕拉出笼子,眼神轻佻,“呦,这皮肤还真挺嫩的呢!”

  江玉燕挣扎,直接一拳被打在肚子上,疼的她眼泪都出来了。

  “喂,你轻点,打坏了会长要生气的。”

  “放心,我没打脸。”

  江玉燕不敢乱挣扎了,但还是可怜兮兮的看着她们,“两位姐姐,让我自己脱吧,我可以自己脱!”

  “哼,倒也省事,老实点,进了这里若想活得久,就要听话。”两个少女撇撇嘴,推了她一下,转身就出去了,看得出来,她们好像并不喜欢伺候人,这倒是与江玉燕印象中的那些侍女不同。难不成这商会中连侍女都有如此明显的反心?

  江玉燕摇摇头,解开腰上缎带缓缓将裙子脱下,同时一根金蛇锥从她的袖口中滑下。

  江玉凤的藏刀法她早就熟练掌握,而金蛇锥就是无情留给她的礼物了,只是没了真气的灌输,也没有了特制剑匣的温养,这金蛇锥变的有点硬,不见以前的灵活了,所以现在江玉燕就是将其当做匕首使用。

  首先将其盖在衣服之下,洗完澡后发现这帮人竟然还贴心的准备了新裙子,只是这裙子有点……暴露。

  “肩膀和大半后背都露出来了,这要怎么藏刀啊?”

  江玉燕想了想,将金蛇锥放在腰后,用屁股夹住,大不了走路的时候动作小点。

  新换了裙子的江玉燕让两个负责的流亡者少女眼前一亮,像是看货物似的上下打量一番,接着将她带进了一个很宽敞的大厅,这里明显是只属于扎克一个人的,内部全都是一些生活用品。

  她们似乎也并不在乎这个江玉燕会不会捣乱,将其往里面一推就走了,整个大厅就剩下了她一人。

  “嘶,这压寨夫人如此受优待的吗?”

  江玉燕开始四下寻找,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助逃跑的东西,这也算是她的习惯了,当初在云来阁的时候就这么干过。

  可是很快,她就觉得不对劲了,这种感觉太熟悉了,云来阁当初将其绑来的时候自然是不放心的,所以经常有人暗中盯着她。如今,她竟然也有了一种被监视的感觉!

  有人在暗处!

  江玉燕行动依旧却用眼神不动声色的扫视周围,可是完全找不到哪里有问题。想了想,她将身体缩成一团,蹲在角落的一张椅子上,像是真的吓坏了一般,轻轻抽泣起来,那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也许是这行为引起了某些人的特殊嗜好,却见大厅一侧的墙壁突然间就打开了。

  这机关吓了江玉燕一跳,她缓慢的向里面探头,一眼就看到了墙上的诸多刑具,一个X形状的木架子,皮鞭、手铐、短棍,地上还有很多奇怪的蜡痕,整个刑讯室也充斥着一种奇怪的味道。

  江玉燕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待,可是她却看到了屋里角落的一个巨大笼子,在里面有三个没穿衣服的老妇。

  老妇?江玉燕脸色有点古怪,专门抓老太太?好古怪的口味!

  “你们也是被抓来的吗?”

  三名老妇缓缓转头却是吓了江玉燕一跳,她们的躯体干枯褶皱尽显老态,可那张脸竟然是花季少女的模样!

  “你们……你们……”

  这些少女都没有说话,眼中除了茫然之外再无它物甚至连绝望都没有,就像是一个个毫无理智的死鱼。

  江玉燕一瞬间就懂了,先不论这些女孩遭遇了什么,自己之所以能够进来这个密室,肯定就是因为暗中之人在吓唬她,磨灭你的意志、摧毁你的精神,让你言听计从为所欲为!

  其实这种手段当初在云来阁就曾经见识过了,无非就是通过肉体的折磨和精神侮辱罢了,没有什么新意。但若想要活着,江玉燕觉得自己有必要被被吓唬。

  至于绝望……从母亲死后,她就再也没有想过去依靠别人,而对于一个什么都自己来的人,只要还活着,就没人能够摧毁她的意志!

  “放心吧,我会好好怜惜你的,她们可没有办法跟你比。”

  扎克自觉充满了诱惑的声音突然在江玉燕耳边响起,露出的半截后背甚至都感觉到了扎克胸膛的温度。

  娇躯巨颤,扎克很满意江玉燕的反应,这个表面坚强的姑娘正在一步步的向他屈服,他喜欢这种强迫的感觉,无比期盼这个少女在他枪下瑟瑟发抖的样子。

  伸手抓住了江玉燕的手腕,享受着那完全称不上是挣扎的挣扎,那绝美的脸让他拳头都硬了。

  “会长,有人冲寨!”

  江玉燕双腿一紧,好家伙,差点金蛇锥就吓掉了,她刚刚都要开始偷袭了,结果就出来了这么一个打岔的。

  扎克也闹心够呛,同时也气愤,不知道是哪路毛神竟然敢扫他的兴致。

  不过始终正事重要,扎克拉着江玉燕直接将其塞进了那巨大的笼子,和那三个少女关在了一起,接着用一把大锁将笼子锁上。

  “随我去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

  脚步声渐渐远去,江玉燕噗通一声坐在笼子里,金蛇锥也叮当一声掉在地上,精神放松的一刻,她没有夹住。

  叮咚!

  诶?

  金属脆鸣和闷闷的声音,这笼子下面……有东西?

  江玉燕看了一眼那三名少女,却见她们依旧麻木的躺着,什么都不管。她也不在乎,就用金蛇锥开始撬地砖,掀开地砖,一个方方正正的油布包就出现在眼前。

  将油布打开,其中是一本空白的书,翻开发现其中都是密密麻麻的数字,完全看不懂。这……是那个扎克藏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