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第628章 放心,我办事很靠谱的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新世界。

  赵学延凭空出现在一片山野间,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他眼中也闪过一丝好奇。

  这次开启的位面,又会是什么故事?

  金刚·大甜甜岛位面已经进入蓬勃的武侠时代,被他具现的大日归化真解,进入稳定发展期,他没必要一直逗留在那里了。

  回了港综呆了两个月,这都1995年夏了。

  他才选择新的穿越,话说开启金刚岛后,他在里面呆了25年,错过了好几次系统开启的新世界了。

  等赵总御空而起眺望几番,很快发现山与山之间的道路上,不少地方都铺的有铁轨,但不是21世纪那类现代化铁轨,很老破小。

  在西方几公里外的铁轨上,还有一群骏马拉着两节蒸汽车厢,在轨道上飞腾疾行。

  马拉蒸汽车前方一里外,还有一群穿着布袄,手持步枪,头戴印着麻将筒子面具的男人在观察、等候什么。

  赵学延身子一顿,穿越到麻匪抢劫现场了?这可真是好家伙。几十秒后,赵总就换上了一身没logo和品牌的休闲运动服,悄无声息抵达了一群麻匪最外围的持枪男身侧。

  “兄弟,打劫呢?让我参一手?”

  带着麻匪面具的男子被赵总吓了一大跳,抓着枪就想做事,却被赵总顺手夺走了这一杆汉阳造,还指住了他。

  面具男面对枪口做出举手投降状,但嘴里猛的响起了一阵鸟叫声。

  赵总边听边笑,“你们整的挺潮啊,这口技都可以登台表演了。”

  不用伸手去揭对方的麻将筒子面具, 他就知道这是老七。

  老七不吹鸟鸣声了, 不过十几米外已经有人影挪移声了,赵总再次对前方道,“别激动,我没恶意, 就是看到你们在这里设伏抢劫, 想顺便参一手,你们老大是谁?带我去见见他。”

  片刻后。

  正在山崖边的麻匪头子张牧之, 一脸惊奇的看着赵总, “你想加入我们,参一手?”

  赵总点头。

  张牧之的表情却很怪异, 上上下下打量赵总几十秒, 才一拍大腿,“正菜来了,想参一手,就看你有没有那份实力了。”

  在他眼中的赵总, 穿着很奇怪, 气质怎么看也不像土匪啊,但莫名其妙跑进他们团队还制服了老七……

  怎么说呢, 他是开团的, 赵总只有一个人。

  而马邦德一行的马拉蒸汽火车已经进入了伏击地点, 说完这话, 张牧之就举起步枪瞄准群马拉着的缰绳, 砰砰砰砰一串射击。

  连发之后山下群马却像是没事一样继续拉着车厢奔腾。

  六子都忍不住开口, “没打中?”

  其他人也纷纷疑惑看来, 张牧之才笑道, “让子弹飞一会。”

  话语下,一群拉扯的白马纷纷脱缰奔腾, 他才开口喊出了下一步行动,不过喊话里, 老张示意让赵总跟他一起走。

  原本赵学延是没马的,老张是让六子的马交给他骑乘。

  马嘶枪鸣声下,张牧之带着老二老三一路奔腾,俯身超越惯性行驶的车厢, 两把大斧子砍进铁轨,枪托锤实,当蒸汽车厢行驶到斧子处, 直接就被绊的腾空飞起了。

  赵总骑在马上看着腾飞向前方湖泊的蒸汽车,表情很玩味, 这是民国八年八月28日啊,萨南康省。

  他入伙麻匪的日子。

  思维翻飞几秒,他纵马到了张牧之身侧,“大哥,咱们队伍有点小啊,虽然这次劫道很顺利,但我感觉还是人太少了, 得招兵买马啊。”

  民国乱世,就这么点麻匪队伍,够做什么?

  被腾飞在空中的蒸汽车厢滴落下来的一滴火锅汤水滴在面具上的张牧之还嘀咕着话呢, 一听就惊讶道, “你这刚入伙,还在考察期就想着另立山头了?”

  “小伙子, 你不怕步子太大了, 扯到蛋?”

  他一眼就发现赵总不正常,正常人哪有看到麻匪在路边预谋抢劫,不止不躲,还跑来要硬入伙的?

  他怀疑这是附近各县的豪绅撒出来的探子、钉子等等,可赵博士这气质,身材,颜值……不像是那种被甩出来的卧底啊。

  去下面具的老二也不怀好意的盯着赵总,“小子,你是不是不知道什么叫江湖险恶?”

  赵总笑容很稳,“放心,我办事很靠谱的,不需要大哥你们出钱出粮,我自己去跑着拉人,壮大一下咱们的队伍。这年代世道不好,当麻匪也是很有前途的。”

  张牧之表情诡异,他摸不准赵总的来路,目的,但……他也不是滥杀无辜的人,“那我要是不同意呢?”

  赵总好奇道,“这对你完全没坏处,为什么拒绝?难道你一个纵横绿林的大豪,还怕我一个新丁搞出你把控不了的局面?”

  说着说着,六子跑了回来,宣布了两个消息,一个是没货没钱的坏消息,另一是还有两个活口的消息。

  活口是马邦德和县长夫人。

  随后的审问,张牧之打算冒充县长去鹅城上任等等,赵总就是旁观而已,在老张一行人换装,马邦德假冒师爷的过程里,赵总才发言道,“大哥,鹅城的黄四郎可是南国一霸,就咱们这队伍规模真太弱了,我还是去外面拉着人马,改天回来支援你。”

  说完都没理会张牧之的反应,他就纵马转身了。

  马邦德倒是笑道,“这位兄弟说得对,黄四郎真是南国一霸,人手越多越好。”

  六子也惊讶道,“就让他这么走了?”

  老二老三已经按着枪,只等张牧之发话了,老张摆手,“他走他的,我们走我们的,上任鹅城!”

  越是看不懂赵总的套路,目的,他就越不会轻举妄动,这个突然蹦出来的小老弟到底要干啥?麻匪头子此刻心下充满了问号和惊叹号。

  ………………

  两天后。

  张牧之还正在和马师爷谈论是站着挣钱重要,还是跪着挣钱不磕碜的问题呢。

  赵总一身轻松的走进了大堂,在他后面是老二老三等麻匪。

  看到赵总,张麻子都愣了,“你这又从哪冒出来了?”

  赵学延笑道,“大哥,我这不是出去招兵买马么,干得还不错,目前就有三千人囤积在县城外的山林里,只要大哥一声令下,咱们马上能拿下黄四郎的坞堡碉楼,抢光他的财产。”

  马邦德大喜,“三千人?装备怎么样?黄四郎的碉楼可是出了名的易守难攻,碉楼外围的坞堡也全是水泥混大砖啊,那里面可是上百人的枪手。”

  赵总笑着点头,“师爷放心,我办事最靠谱了,三千人都是青壮,不止人手一杆汉阳造,两把柯尔特M1911,子弹充足,还有30架英制18磅野战炮,这是一战里最火的火炮。”

  “每分钟能射击6到30发炮弹,这种火力密度,不仅是因为它有反后座装置,还有一个分离式炮闩,能快速实现炮弹的填装、发射及退壳。”

  “这种野战炮同样装有瞄准镜,大幅度提升炮手的精准度,咱们让兄弟们骑着自行车拖拉野战炮车,方便的很,黄四郎的坞堡碉楼外面又没有战壕和铁丝网,打下他轻而易举。”

  “一战欧战里,这种火炮都是最顶流炮火,代表着全球最先进火力。”

  马邦德都不只是惊了,还有些惶恐,“这么猛?”

  张牧之都懵逼道,“真的假的?三千人,还枪炮迅猛?人人有车?”

  这年代别说土匪了,就算是正式在编的民国军队,能有几个枪炮和交通都这么给力的团队?

  即便是到了二战时期,欧陆战争也有着海量的自行车战队,那是摩托、装甲车、坦克等机械化部队的最大补充。

  一战……

  国内基本没谁能拿出一水的自行车团队配备班底的。

  赵总一本正经道,“很简单啊,鹅城除了黄四郎这个南国一霸,把控了小半个民国的烟土运转售卖,还有两大家族,一直在大规模运输百姓去阿妹家修铁路。”

  “我就是端了他们关押控制起来的一波未来铁路工人,把大哥你的名字一说,大家就愿意跟着我干了,至于枪炮和车子,就是一个朋友友情赞助的。”

  他在民国这里哪有什么盆友……他是把李莫愁、阿紫召唤来了这个位面,派她们一个去上沪,一个去阿妹家,攒家业。

  当做一个表面上的掩护。

  其他人或国家势力来调查赵总这小麻匪的军火来源,阿紫和李莫愁就是最好的表面掩护。

  两女不只是武道天师,实力深不可测,还各自一套钢铁侠战衣,赵总还给她们开了转移神通挂。

  以她们的眼光见识能力,轻松能成为一方地下皇帝。

  而三千新麻匪,就如他所说那样了,这年代去阿妹家修铁路的华人,是什么下场?阿妹家西部大开发,大铁路和各式各样矿山里,到处都是华人的尸骨和血泪。

  那两大家族搞出来一波几千人的修路青壮,截胡一下就行了。

  至于如何说服青壮们跟着赵总干……每天三餐,每天有肉,有衣服穿,有地方住,轻松摆平。

  21世纪基本人人都能实现的生存基础,对于这年代的民国百姓,就是梦想中才会拥有的地上天国了。

  在他正经的解说下,张牧之麻了……

  你管这个叫简单?随随便便拉出三千人队伍,枪炮齐全还人人有车,你这要是叫简单,我特么这些年混到哪去了?

  我的名气有那么好使?

  赵总则是遗憾道,“要不是时间太少,我都觉得可以整出来三十万麻匪,到时候咱们兄弟在萨南康省就是横着走。”

  张牧之狂翻白眼。

  马邦德吓跪了。

  独眼龙老二都震惊道,“我不信,你这一转身就招三千兄弟,怎么可能是真的……”

  ……………………

  一段时间后。

  张县长带着马师爷和老二到老七等人,纵马离开县城,一直奔腾一个多小时后,才在一片山林间,见到了壮观的一幕。

  那就是山间谷地青草原上。

  一顶顶纯黑色,没有logo也没有商标的野外露营帐篷,像是巨大的花海一样铺满谷地。

  数千统一制服还是没商标logo的黑警装式衣服的男子,要么在练习开枪、要么拼刺刀,有的则是练习操控18磅野战炮,当然,他们练枪使用的就是空包弹了。

  许多栋两层简易板房在山谷深处拔地而起,那是三千麻匪的食堂,还有卫生间,洗澡堂等等。

  这些麻匪的精气神,都和马师爷之前上任路上雇佣的双枪兵截然不同,很有朝气和拼劲。

  赵学延在人群处于巨大的懵逼和怀疑人生中,对张牧之道,“大哥放心,咱们今天虽然只有三千人,可用不了多久,明年就可以期待三万,十万了。”

  “要不是地形道路环境要求苛刻,摩托车、汽车、卡车也可以搞起来,到时候机械化麻匪团平推萨南康省不是梦。”

  “岛国鬼子不是攻陷了胶州湾,把控了整个胶济铁路么?军阀不管,我们麻匪管!”

  张牧之当场弯腰,对着赵总鞠了一躬,“别,兄弟你别叫我大哥,我瘆得慌,敢问阁下到底是何方神圣?”

  三万十万什么的听着太玄乎,可你别忘了,这三千人是眨眼间,两天就整出来了。

  就下面大兵……不对,麻匪团的装备设施等等,已经足以吊打北洋精英了吧?

  不对,训练时间太短,新麻匪们战场技术肯定远远落后北洋精英,可装备、待遇等方面,足以吊打。

  大头虽然走了。

  但大局面就是军阀割据,北洋武德不太充沛,还一地鸡毛算计来算计去,要不然何至于让岛国占了鲁省。

  赵学延托起张牧之的手,“哪有什么神圣啊,我就是心下仰慕大哥,来投的小土匪,再等几天,下面的人马练习惯了,直接攻打鹅城,把黄四郎和两大家族的不义之财全抢了。”

  若没有赵总横插一杠,其实今天的六子就是在清理县城冤鼓附近的树枝藤蔓,然后县衙开始审案………跟着就因为一碗粉两碗粉的问题,自切了呢。

  现在,看到山谷间的三千人马。

  别说张牧之觉得黄四郎是一个不大的小事了,马师爷都跪着不敢起来了。

  三千人,人真不多!

  恐怖的是各式各样的装备,待遇。人手一杆汉阳造就算了,还平均一人两把柯尔特是几个意思?这玩意虽然11年就定型了,可全球军队都没有开始列装呢。

  三千人还都是在有序的管控、学习状态,一个个大头目管理一群小头目,小头目们再管理普通麻匪……

  这特么是怎么高效运转起来的?

  很简单啊,先是让三千被忽悠去阿妹家修铁路,埋尸骸的群体里,本就有自身威望的一撮人出来,三千人自推一波,然后赵总开华夏式神通挂。

  体验过华夏式神通挂威力的大头目、小头目,纷纷表示跪拜,赵总这是神啊。

  这年代,华夏传统士绅读书人依旧有着各式各样的优越待遇,文曲星之类受人尊重敬仰是传统……

  一堆堆目不识丁的人,短短一两天学会无数文字和道理。

  批量培育出合格读书人。

  这不是神,什么才叫神?这年代封建习俗和秩序还是很重的。

  要不然张牧之也不会开着枪威胁者县城百姓不许跪了!

  不管你再怎么说下面的人马是麻匪,可他实际上就是朝着目前世界一流步兵去训练的。

  建制、领导、官方等等问题,套一个麻匪出身可以完美避免那一切。

  我们都是土匪,哪需要管你那些乱七八糟的规矩和体系。

  一段时间后,一群人在赵总带领下抵达食堂,看着各式各样的白面馒头,大米、各种蔬菜炒菜,甚至还有大量牛肉、猪肉、牛奶、鸡蛋等等……

  张牧之崩溃道,“你管这个叫麻匪伙食?”

  马邦德,“以前我当县长也没有这么好的三餐主食啊。”

  “……”

  一群人纷纷聚目老马。

  马邦德发现失语,破罐子破摔,“没错,我其实才是马邦德县长,之前冒充师爷是怕张大哥把我杀了……”

  大头兵敢吃这样的日常三餐?顿顿管饱?

  信不信消息传出去,别人也信了,会有无穷无尽的人跑来报名?有这样的伙食,马邦德都彻底相信了,赵总说的三万十万人马什么的。

  唾手可得。

  赵博士笑道,“原来你才是县长,失敬失敬。”

  马邦德继续跪,“不敢当,真的不敢当……”

  麻匪核心貌似转移了,只要跪好了赵总他应该就不会死了。

  赵学延客气两句,马邦德暂时安心中,他才抓起一个对讲器开口,“所有大头目全部来食堂,咱们麻匪团的大哥来了,快来拜见大哥。”

  马邦德、老二、老三等人纷纷懵逼,张牧之都不可思议道,“这是什么?”

  赵总解释道,“无线对讲器,就像是有线电话那样,可以在短距离内,或者一对一,或者一对多讲电话。”

  “阿妹家最新科技产物。”

  原本的对讲机体系是40年代才制造出来,现在10年代?没关系啊,阿紫都去阿妹家抢地盘立堂口了,抢先发明个对讲机体系,搞定专利赚钱,不是基操么?

  张牧之眼放绿光,“没有线也可以打电话对话……这对于作战时期简直是神器。”

  他表面上是麻匪,其实也是深藏不漏,有不少履历的,前蔡将军麾下猛将。

  赵总又抓起对讲机对着后勤部大头目发话,让他多搞几个对讲机过来。

  …………

  等训练三千人马的六个大头目一一抵达,全都在赵总介绍下拜见张麻子时,张牧之又急忙推卸、退让,他哪当得起这种拜礼?

  再说,你没看到六个大头目,表情上是拜见他,却没有一点热情和激动之类,纯粹是应付公事,完成赵总的吩咐罢了。

  赵学延这才道,“好了,既然大家认识了,那以后做事,就全听大哥的,我先走了。”

  张牧之懵逼,“兄弟去哪?”

  赵总笑容温暖,“招人去,咱们麻匪团队不能局限于萨南康省一地啊,我打算在扩大下规模。”

  “等时候到了,咱们直接去抢东京,纽约,伦敦……”

  “大哥你放心,我办事最靠谱了,咱们张麻子牌麻匪天团,一定会在关键时刻亮相,惊艳世界。”

  说笑中,六个大头目已经拿出了全新的面具,如钢铁侠面罩那样的面具,这是一条到六条。

  张牧之,“……”

  我进贼窝了?不对……你们这面具从哪搞的,怎么这么好看?好像还是金属的?能防弹么?

  ………………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回到县城。

  张牧之坐在椅子上连喝几杯水,都有些摸不清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还是马邦德笑着拿出了自己的委任状,“张县长,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去上任了?”

  张麻子吐槽道,“好啊,那我把位子让给你,我出山。”

  马邦德笑的更灿烂了,“不用不用,你是九筒大哥,在鹅城继续上任就行,我去康城,先替九条大哥探探路?”

  “这委任状,本身就是康城,不过当时你把我吓得不敢说出真相,才骗你来鹅城,鹅城有黄四郎坐镇,凶险而布满危机,你要是被黄四郎搞定,我就可以跑去康城了。”

  “没想到,没想到啊……”

  张牧之瞪圆了眼看了马邦德几眼,吐槽道,“好小子,连你也在骗我。”

  赵总在麻匪团里给自己起了个绰号就是九条。

  ………………

  差不多时间里。

  黄四郎碉楼内,喝了一口茶水,老黄好奇道,“新县长出城,去了哪?”

  管家胡千讪笑道,“还没查出来,我们的人跟丢了,不过我已经让假麻子去打探了。”

  新县长刚进城就开枪杀人,这是霸气外露,基本不是二八开能打发的啊,不过在鹅城根深蒂固的黄四郎,还是有把握吃掉对方的,就像是从一任任、几十个县长二八开拿走两成利润出鹅城。

  基本都被黄四郎养着的假麻子干掉,钱又拿回来了。

  黄四郎说是替刘都统倒卖烟土,那些货都有不少被假麻子抢走,被黄四郎黑吃黑了。

  这都民国八年了,八年来五十一个县长轮流进出……这也是当初马邦德拿着上任康城的委任状,念成鹅城,鹅城本县人或黄四郎都没有怀疑的原因。

  一年平均换六七个县长的鹅城,谁会在意来得是真货假货?

  就是辛苦了鹅城百姓,这才民国八年,税收都收到一百年后了。

  ………………

  几天后。

  原本进城就开枪杀“人”很霸气的张县长,这几天什么都没做,都没怎么出过县衙,局势平静的令黄四郎都疑神疑鬼起来。

  当老黄催促胡千和胡万多打探情况时,一道身影也骑着马,灰头土脸的闯进了黄家坞堡碉楼群。

  见到黄四郎那一刻,身影直接跪下,“老爷,出大事了,我们的队伍被灭了,整个队伍除了我,其他全死了。”

  黄四郎大惊,“到底怎么回事?”

  惊怒中他都忍不住抓出了一把手枪,气得要崩了对方,这就是他手下黑吃黑,杀人越货的得力骨干假麻子啊。

  不管是杀掉那一任任带着财富离去的县长,还是黑吃黑老大刘都统的烟土,都靠这波人。

  坞堡碉楼群的一百多枪手根本不算什么,假麻子团队可是好几百悍匪,人马枪械齐全的。

  假麻子一脸苦笑,“我这不是得了老爷命令,去追查上次县长去了哪里么?等兄弟们查出来一些蛛丝马迹,追踪到了城南十多里外一个四面环山、只有一条十几米宽峡谷能通过的山谷,才发现,山谷内竟然藏了数千兵马……”

  “老爷,我也不知道那些兵马是贼还是兵,反正比省城的军人都更像军人,统一着装,不止人人一辆自行车,连大炮都有。”

  “我们进去的人直接被杀,然后他们又杀出来,偷袭了我们老巢。”

  ………………

  假麻子杀人放火好多年了,刘都统的货都抢了那么多,才训练不到十天的新麻匪们怎么比?

  华夏式速度神通,谁用谁好使。

  训练场覆盖一下……

  三千新麻匪能以最高效率成为真正的精锐。

  黄四郎狂吸冷气,“怎么可能?”

  难道是刘都统发现了黑吃黑的秘密,特地调人来怼他了?不过他也不是很相信假麻子的话,快速喊来了胡千胡万,派一些人和假麻子一起出城打探。

  打探结束,确定城外真有这样一支兵马,黄四郎心都凉了,不过还是果断派人运银子、大洋,他要立刻去省城打点了。

  若真是刘都统派了兵马来报黑吃黑的仇,那就是大祸了,还好,银弹攻势很多时候都很好使的。

  但这团队刚出城走了几路,轰轰轰的11磅野战炮突然击落,击中队伍前方大地。

  黄四郎疯狂催促胡千打白旗投降。

  淦,他也是去过岛国军校学习过的,牛牛家的11磅野战炮威力,北洋有几个团队能装备上了?

  一段时间后。

  几百个骑自行车背汉阳造,腰挎柯尔特m1911的骑行团队就穿着一水黑制服冲来了。

  为首几人带着小一条二条之类面具,普通麻匪倒是没戴。

  抵达黄四郎车队附近,小一条二条等小头目们,先是查验了一下车队的财货,一条大笑着一边吩咐麻匪转移钱财,一边对黄四郎道,“多谢黄老爷孝敬,这些东西我们麻匪就不客气了。”

  “至于你们这些人,可以回去了。”

  “欢迎下次再来啊!”

  赵总牵线拉起来的团队,六个大头目,一人管辖五百。

  小一条二条等头目,就是一人管五十。

  黄四郎和胡千、胡万等人,无奈且憋屈的看着麻匪们把财货运走,直到他们走远了,胡千才幽怨道,“老爷,我们这是真被麻匪劫了?”

  黄四郎气得想吐血,“屁的麻匪,你见过哪家麻匪能有这样的装备?”

  “到了晚上,先派人趁夜去省城求助,我们回去,找县长谈谈。”

  ………………

  差不多时间里,萨南康省某小镇。

  征匪路过这里的赵总,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在小镇街头走过,他都有点恍惚起来。

  这个让子弹多飞一会的位面,还有鬼怪?其实他最初两天就发现了这世界有鬼、妖狐之类。

  不过他没想到会在萨南康省就遇到了九叔?

  那不是九叔和逗比徒弟文采么。

  所以说小洋裙婷婷从省城回老家,就是从萨南康省省城回的……这个省到底是代表哪个位置,其实不好说啊,毕竟倒卖整个南国的烟土运输。

  还有倒卖各种百姓青壮去阿妹家修铁路。

  有这样的交通优势在,就表示康省不会太内陆,不会太偏远。

  遇到了九叔和文采,似乎是要去西餐厅吃饭见人?这场面虽然有点名,赵总思索后,还是没去打扰,横插一杠。

  这几天赵总当然没闲着,都已经在康城,对,这里就是康城下的小镇,他已经在县里招募了五千壮丁了,三千多还是被倒卖的人口去阿妹家修铁路的。

  一千多才是从乡野间招募起来的。

  这五千新麻匪也已经在康城靠近鹅城的地方训练起来了,同样开的有神通覆盖。

  等充沛的人手训练出来后,他打算以“被骗人蛇”的身份,让老外开船帮他送去东京,然后化身麻匪抢抢抢……

  岛国人这些年在鲁省造了多少孽,麻匪们完全可以干回来。

  运输是个微不足道的小问题。

  ………………

  几个月后。

  萨南康省省城,在中间人介绍下,赵总穿着休闲运动装走进一家酒楼包间,见到了两个金发碧眼的白人,还有中间人。

  经历过一番友好的切磋交流,利用阿妹家商船运输“人蛇”的事就谈妥了。

  赵总即将离去时,某运输人马去阿妹家修铁路的约翰先生都大着舌头道,“赵,只要你能招来足够的人,我保证和亨利一起帮你运输到想要去的任何地方。”

  “赵,不只是运人去岛国能发财,送去我们阿妹家也很赚的。”

  赵学延笑着点头,“那好,这次先运东京,下次就去金山。”

  约翰大喜,这是大肥羊啊,一次要运一万多人去东京,全是青壮男子?这要是丢进西部铁路和矿山矿坑里,能搞出来多少好东西?

  他有点不舍得运去东京了。

  还好,约定了下次就去旧金山,那就没事了。

  不过,当新的一天阳光升起,约翰和亨利一起坐车抵达赵总所说的“人蛇”大营……

  看着一万多黑制服、精气神干练、枪炮齐全,人高马大的男人们。

  约翰当场嘴歪眼邪,“赵……这是人蛇??”

  这特么妥妥战场精锐范儿的陆军,你告诉我这是送去东京,交给购买者去各种送血汗工厂、矿山去奴役的人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