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一只草妖精

一只草妖精第391章 情绪上来可以没有逻辑

一只草妖精 晋王孟伯仲 3355 2022-01-14 01: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只草妖精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我看你没有,你还是歇着吧。”莫余差点给白瑞树翻个白眼看看,主持人就说让你们看着推荐十六个人,你还想要二十多个名额方便自己推荐,这不扯犊子嘛。

  ……

  “大家推荐的人选暂且就这么议定,非常感谢各位能够配合工作,希望同学们再接再厉,之后名单正式过审,以老带新肯定也少不了你们的任务。不过,呃,白瑞树,你真的不打算推荐几个人?无论怎么看,后勤部都是要出几个学生的,你要是不提名,空着的这几个名额会很难办。”主持人面露难色,十六个名额议定了十四个,这名单拿去答复也算是勉强过关,可十四个推荐学生里一个后勤部的都没有,这不是给他工作增加难度嘛。

  当初开会的时候都说好了,正战部第一批上去,后勤部第二批上去。让后勤部的学生适应航天器是板上钉钉的事,等到深渊登月正式开始,学生们可没有推演中用虚拟士兵打下手那样的畅快事可以享受,到时候干活的全都得是青苗营地中受训的学生……或许还能带上几个通过考验的深渊远征军士兵,但那数量绝对不会多。

  青苗营地设立起来,培养这批学生,最终就是要让他们去月球干活的。

  尤其是初期,需要专精此道的专业人才前仆后继地上月球,白瑞树作为后勤部目前公认技艺最强的学生,到时候他也会是第一批上月球的后勤部学生。

  白瑞树现在不提名几个后勤部的学生,那正式登月的时候他打算和谁共事?总不能一个人干一堆活吧?

  如果到时候白瑞树一个人能干四个人的活,那主持人可得喊他一声“好汉子”。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推荐为好。我觉得与其让我一个人来评价,或是提出来让大家点评,不如在之前的几次推演中,找后勤部学生中平均分最高的两人来填充名额?这样起码能力过关,不至于耽误大事。”白瑞树自己没有举荐的思路,想来想去,还是打算把选人的权力推给营地。

  靠推演得分选人,程序死板,但筛出来的学生不可能差。再者又是出于公心,若是有人打算论说不是,这分数可从来不讲情面。

  “也罢,这也是个方法。不过这样选人,到时候选出来的同学要是和你配合不够默契,还是你吃亏。”主持人好心相劝。

  本来嘛,大家一起共事,合作默契总比什么都强,白瑞树把推荐人的权力往外推,共事同僚的能力是够了,但默契度不足,还会是白瑞树自己吃亏。

  “我相信营地能根据推演结果做出公正的评判。”白瑞树都打算把这权力往外推了,哪还有再被主持人推回来的道理,自然是转着圈地把话说回去。

  “……真能给我找事做。行了,今天就到这,还有些议程,明天再继续。我们有足足一旬的时间来搞定这些事情。”主持人走的风风火火,离开时在门口做的手势像是要把什么敌人按死在茅坑里一样。

  主持人跑得很快,他甚至忘记和学生们约定明天究竟几点开会,直到白瑞树开着实验室一角回去,在实验室中待了一会,才在从室外悠悠回转的米立刀口中得知了第二天开会的时间。

  ……

  “昨天议出的名单,还有根据推演成绩填充的两名后勤部学生的名字,我都已经交上去了。这两人的资料大家看看,以后应该就是他们来做白瑞树的同僚。”主持人大马金刀地在主座上一坐,手里捏着份新批学生的名单,又把两名学生的资料散给与会众人(四个学生),脸上带着些连夜工作后的疲惫,也掩不住两眼中的精芒。

  白瑞树将面前资料拿起翻看,入目的两个学生面容熟悉,脑中回忆一转,闪过许多画面,并未觉得这两人选得有什么不妥。

  “徐雅志,高小霜,以前做的确实不错。”白瑞树放下资料,点了点头。

  “毕竟是用推演分数选出来的学生,不会太差,你觉得以后能配合默契那就没什么问题了。等这批学生的名单通过审批,到时候还得安排解密流程,我估计你们以老带新也得从这一步开始,都可以做一下心理准备。”主持人双目炯炯,听见白瑞树这边说话,便把目光朝白瑞树这边看来。

  物理意义上的炯炯,这人眼睛都瞪出光来了。他忙了一天,现在又来开会,精神不济还要强打精神,一时间没控制住法力和神识,一股法力正通过眼睛往外直冒,自己还觉得自己挺精神。

  “大哥,收收。”

  “什么?”主持人浑然未觉,两眼往外冒的光都快成光柱了。

  “你眼睛在冒光。”

  “哦,不好意思,昨天没睡。”主持人猛地闭目,再睁眼时就没了刚开场时的气势。

  “总之这事情算是成了,你们要是没意见,接下来我们就进入下一议题。最近青苗营地内的学生,有人起意见了。”主持人揉揉眉头,这事情本来不归他管,学生嘛,起点意见正常,他这边向来是只负责上报不负责处理,奈何这次起意见有反应的不是一般事,而和与会的学生有关,这就需要他来通知了。

  “怎么叫‘起意见’?”慕阳州端坐于主持人右手最近位置,此时微微皱眉看向左边,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是心里不平衡,有猜测,有不满。原先这是心理问题,本不归我管,但事情和李丹成有关,只能让我来通知一下。”主持人也愁啊,他这活莫名其妙又多了,要不是他说话不顶用,早就想去请假,先把这几天的工作量高峰期顶过去再说了。

  “与我有关?”李丹成突然听到自己被点名,诧异提问。

  “嗯,有人觉得你让他们在学期结业的推演中下不来台。说起来还是上一场推演的问题,推演中心做的是奇葩了点,故意把你们四个在系统内碰面的几率改没了。有人觉得,最后一轮测评,七组完成五组,你们四组拿了前四,这是李丹成出的主意。”主持人无奈。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这逻辑上说得通吗?”李丹成把眼珠子都瞪圆了。

  “说不通啊,这不是情绪上来了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