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诸天苟仙

第三十一章妖圣飞廉,秦祖蜚廉(2/2)

诸天苟仙 沧海成尘 4256 2022-01-14 19:52

  

  作为群星之首,三贵星之一,太阴地位超然,不同与星空行星光辉来自恒星,作为盘古双目,并不依附太阳,毕竟左眼与右眼同样尊贵中央。

太阴黄华素曜元精先天祖气降生于月桂树上,荡起时空涟漪,流转太**炁,真灵浮现,形生神,神生身,身化月宫黄华素曜元精圣后太阴元君,法身巍峨,气象广大,戴月桂冠,蹑紫朱履,衣素纱白,手执光阴白玉简,悬七星金剑,垂白玉环佩。

刹那芳华,一尊掌控太阴权柄,象征负面概念,命玉妃而滋甘露,催开万谷春容;咨青女而降玄霜,收敛千仓秋实的太阴大帝君冉冉而升。

真真切切的神道大帝君,先天神圣,入得了太一殿,参与洪荒多元宇宙历史进程的真流,不是关圣帝君,一元道君这等散数帝君可以媲美。

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洪荒多元宇宙,身穿白衣裳,头戴桂冠,历劫归来的月神望舒微微伸张躯体,绝美容颜上浮出一丝慵懒笑意,低声轻吟道:““好一场大梦!”

月御常羲神色铁青,她已经感应到自己的神道权柄开始动摇,一点点凋零。

如果将太阴天比作一家公司,原本月御常羲占据六层股份,先天灵根月桂树占据三层股份,前任月神望舒只有一层股份。

现在月桂树与望舒联合重组公司,常羲股份在稀释,在减少,在重组。

并且这只是一个开始,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情况会持续到常羲被踢出太阴天董事会。

“月桂,既然你选择了望舒。”常羲神色冷然:“那就怪不得我了!”

漫漫岁月,常羲本就是篡夺月神之位,对于望舒复苏有所防备,对于月宫中第二强者先天灵根月桂树怎么可能没有准备。

“吴刚动手!”

只见常羲摔杯为号,月宫埋伏的五百刀斧手……咳咳,五百常驻侍卫融合成一人,手持刀斧化作一道流光,瞬息间冲进月宫之中,提斧就砍。

“开天斧!”

望着大汉手指的划破混沌,斩开时空的斧头,望舒女神下意识惊呼一声,紧接着反应归来,皱起眉头道:“不对,是仿制品。”

若是真的开天斧,常羲早就提起来砍自家了,怎么会让手下拿着去对付月桂树。

吴刚持斧斩开无尽时空,泯灭重重生机,大罗本就不灭,更何况是以不死,生机著称的先天灵根,生机方才灭绝,就在在破败中崛起,在寂灭中复苏。

月桂树枝叶轻轻摇曳,沧海成尘,雷电枯竭,丝丝缕缕幽雾又一次临近大地,世间的枷锁被打开了,进化不断的进化,打破一重又一重的枷锁,无畏艰难,将道道斧光视为磨练。

这边吴刚刚砍下去,那边月桂树就复生,宛如永动机,重复循环,困在时间中。

常羲冷冷一笑:“就算是仿制品,也足以克制先天灵根了”

“没有月桂树插手,望舒你可以接着沉睡了!”

“唉,刚刚起来就要打打杀杀,当真是不和谐。”

望舒女神悠悠一叹:“人家……”

“放你娘的狗屁!”常羲忍不住怒喝一声:“望舒你这个太古年间的母暴龙!老妖婆!你忽悠谁呢!”

“当年如果不是你树敌太多,引来众怒,我焉有机会趁虚而入!”

“现在复生竟然装起纯洁柔弱,可真不要脸!”

自打复苏开始就是慢条斯理,温婉柔和的望舒女神眼瞳中猛然迸溅一丝寂灭杀意,斩落星河道道,破碎虚空重重。

太阴是天地至阴的象征,所谓物至极端,反成灾厄,太阳本是温暖,落到了人间却变成毁灭,太阴亦是同理,到了极端就是灭情绝性,寂灭冰寒。

被常羲戏谑称为母暴龙的望舒女神脾气能好到哪里去。

“常羲,你找死!”

话音刚落,白衣仙子,重现多元宇宙的太阴元君,望舒女神身后浮现一轮大千宇宙,倒映出太阴洞天景象,有月中帝君、仙官、神吏,万众皆修结璘奔月之道。月为广寒洞阴之宫,自然化生,青华紫桂之林,亦曰绛林。枝叶红兰,神仙采食华实,寿同日月,升入大罗天中。

那是昔日望舒执掌太阴天的景象,如今再现人世间!

一应月中帝君、仙官、神吏、众生皆是望舒眷属从神,得旧主唤醒,顿时神色激动,俯首礼赞道:

“礼赞,广寒至圣,紫光上真。主北极之阴阙,掌人生之魄体。“

”明分长短,致吉凶有缺有圆;显示灾祥,降祸福无差无忒。巡游不住,玉兔周游于九道;辉照无穷,素魄全击于行方。”

“凡承运照,实荷生成。大悲大愿,大圣大慈。月府素曜太阴皇君,慧光朗照天尊!”

月神常羲不甘示弱,振臂一呼,一方太阴填浮现,多元宇宙沉浮,其中万妖呼啸,朝拜圣月,丝丝缕缕帝流浆形如无数橄榄,万道金丝,纍纍贯串,垂下人间,草木受其精气,鸟兽授予精华,一应众生种族有教无类,都在帝流浆的作用下开启灵智。

万物通灵,通灵即妖!

在妖族的大势之下,月神常羲的眷属妖灵蓬勃发展,繁衍诸天,丝毫不逊色望舒眷属。

一位是月御妖后,雍容华贵,,受万妖朝拜,一位是先天月神,清丽脱俗,眷属无量,此刻针锋相对,各自驾驭一方多元宇宙于时空之上展开激烈的膨胀,麾下众神群妖于混沌之中厮杀,成为了巫妖量劫的一点点缀。

新旧太阴天碰撞,将决出谁才是真正的太阴至尊,先天月神,引来了无数道目光。

日御羲和几次想要出手搭救自家三尸之一常羲,却被十二祖巫中金之祖巫蓐收打断,妖皇妖后,妖圣妖神各自有自己的对手,在如今的棋盘上脱不开身。

只能注视这一场博弈残酷进行,如果望舒胜利,太阴星再无帝流浆降下,将会断绝妖族的未来希望,毁灭未来根基。

这是一次漫长的战斗,每一位天尊大圣都在争渡,每一个众生都在寻找自己一线生机。

唯一异常是祖巫一角,正在与妖圣飞廉博弈的烛龙敖丙逐渐麻了。

这样的战争真是自家能参与的吗?

自己所谓的秦国真得能参与这种战争吗?!

还有自家一届金仙为什么能跟妖圣飞廉打得有来有回!

就算自家驾驭烛龙之躯,对于大罗而言也是漏洞百出啊!

正在烛龙敖丙麻木之刻,妖圣飞廉猛然诡异一笑。

一道声音传虚空深处传来,直入敖丙耳畔。

“我辅商帝将败,尔当覆灭天周,为我飞廉复仇!”

猛然间,敖丙差点没惊出一身冷汗,猛然间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妖庭大圣飞廉,商之重臣蜚廉,何其相似,可见岁月长河上的恩怨并没有了解,历史在变化,但人没有变!

以行之事后必再行,已有之事后必再有

巫妖与封神,两者是相通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